(≧ω≦)/伏哈本命。文笔渣,偶尔渣个视频。

【HP/VH】LOOK INTO MY EYES (5)

————————

第五章

      

  阿不福思通过画像来到城堡内部,他的脸色不太好看,白色的长发有些凌乱。对面走过去的几个学生笑着和他打招呼,他只是对他们挥了挥手。来到走廊的尽头,门前欢迎人的火把在他走近时,忽然闪现明灭昏黄的火焰。

      “阿不思。”阿不福思不情愿的说出这个口令。

        办公室内,麦格教授手撑着额头,神情疲惫。金斯莱、罗恩正围在麦格教授的办公桌前。赫敏端着四杯热气腾腾的咖啡走过来,分别放到其他人桌前。

       “格兰杰小姐,我想你们现在也该去休息了。”麦格教授绷着脸,疲惫丝毫没有折损她脸上一成不变的严肃神情。

       “麦格教授,我们已经不是能嬉闹到晚上就可以睡个好觉的学生了,而是凤凰社的一员,是一名战士。”赫敏认真的对麦格教授表达自己的想法。“我们所有人留在城堡不是为了被保护。”

       “而且,作为一些事情的知情人,我更不应该错过每一场会议。”

麦格教授似乎认同了她的说法,只是无奈的点点头,看向金斯莱。金斯莱露出他白得发亮的整齐牙齿,对赫敏说:“格兰杰小姐确实有足够的理由留在这里。”

        “那么,现在来说我接下来的计划,也许聪明的格兰杰小姐能给我提一点建议。”

        办公室门被打开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见到走进来的人是阿不福思,他们怔愣了几秒钟才回过神来。

       "发生了什么事吗,阿不福思"麦格教授头部微微倾斜,对突然造访的阿不福思表示诧异,向来讨厌被打断的她也没有在意阿不福思的突然闯入。

      “当然,”阿不福思关上门,他低下头扬眉道,一双湛蓝的眼睛盯着在场的几人。这个动作,更加像阿不思(邓布利多校长)了,他们想。可他的语气丝毫不让人觉得,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我正要休息的时候,房间里来了一个不太礼貌的不速之客。”

        他拿出一封信,交给金斯莱·沙克尔,脸上表情淡淡的,语气倒是和来时的表情相当匹配。“我希望最好不要有下次,或者你们可以考虑换个猫头鹰。”

       “抱歉。这是回信?”金斯莱看到这封信似乎很高兴,他迫不及待的拆开信封,拿出里面的信纸看了起来。

       “同时我还带来了一份有意思的报纸。”阿不福思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份《预言家日报》放在桌子上。

       “上面又写什么了?”赫敏语气有些不好,因为那只臭甲虫,她对《预言家日报》这种那种拙劣的踩高捧低、颠倒事实、自我麻痹的报纸一直没有什么好感。尤其是战后,更是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

       “我以为上次他们把该写的都写完了。”

        在城堡里的人都忙着重建霍格沃茨之际,外界对霍格沃茨保卫者们的贬低、嘲讽,简直达到了他们自由发挥的新高度。

        《预言家日报》上所有的版块,写的都是关于霍格沃茨之战,这些编者们就像是在比赛,看谁的想象力更丰富,巧妙的杜撰哈利·波特的各种‘传记’,能把霍格沃茨抹的比黑魔王还要更黑些。

        像什么霍格沃茨抵抗神秘人完全是无谓的挣扎,将那些无知的小巫师们亲手推入死神的怀抱,为他们遮风挡雨。他们自私的做着让不明真相的人误以为他们是勇于抵抗黑魔王的英雄,游戏般的结局更是让他们认为自己战胜了黑魔王……

        那些胆小的鼹鼠们只会在这种时候,努力的将自己装作虔诚的教徒,去亲吻黑魔王不知道沾了多少细菌的脚底板,窝在自认为安全的地洞中不敢出来。

      “恩,大概他们确实没得写了。”阿不福思用眼神示意他们自己看,赫敏伸手拿过,大概扫了一眼,开始慢慢的读出报纸上的内容。“魔法部将继续执行未完成的新政策:驱逐麻瓜出身的巫师……”金斯莱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信纸,他们都很认真地听着报纸上的内容。

        跟上一份报纸比起来,这一份简直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上面主要讲的就是继续魔法部的新政策,高谈阔论魔法界的未来,极其隐晦的暗示、胁迫那些没有表明立场的纯血、混血巫师们,做出一个正确的选择。其他的都是些杂七杂八的娱乐新闻,比如说魁地奇世界杯的球星,威克多尔·克鲁姆退出保加利亚队……

       “这哪里有意思?分明是无聊至极。”罗恩撇撇嘴,看了一眼还在翻看报纸的赫敏。“他们竟然还有心情去关注魁地奇。”对于他来说,或许后面这句才是重点。赫敏听见他的话也只是翻了个白眼,没有理会莫名吃醋的男友。

      “恩,大概许多人和你有一样的想法。”阿不福思坐在自己随手用茶杯变成的沙发上,悠闲的说。“他们更喜欢刺激、惊险的文章,而这份报纸就像一盘在空气中放了几个月的牛肉馅饼。”

      “金斯莱,说说你的看法。”麦格教授问。

        像阿不福思说的,这报纸的确有意思,可有意思的地方不是它的内容。

      “神秘人不仅要孤立我们,还要彻底截断我们的消息来源,外面的人恐怕都臣服于神秘人那一边了。”金斯莱说着自己的想法,不可否认,这也是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

         这是所有人都不想看到的,他们现在就像黑暗缝隙中生存的光明。黑暗围堵在他们的四面八方,等待他们在自我厌弃中自取灭亡。

金斯莱摊开手中的信纸,“前不久,我和一位朋友通信。曾提及过神秘人的事,他对此事不太了解但表示支持。”

      “R.W.Kenneth?”赫敏眼尖的看见结尾的署名。

      “没错,他叫肯尼斯是个非常优秀的巫师,居住在德国,只是他的消息一向不太灵通。”金斯莱有点惋惜的说:“这封信是在大战前发出的,肯尼斯想要参加这次战争。不过我想他引以为傲的能力大概没办法展现在这里了。”

“什么能力?”

金斯莱将视线转到阿不福思身上,“看我做什么?”阿不福思不自在的说。

“那只脾气不太好的猫头鹰是肯尼斯的,它从德国飞来,能在这种时期将信送到阿不福思手里,可不是偶然和幸运。”

“他是个防御大师?”赫敏在最短的时间内,说出了让金斯莱认可的答案。


 

——————

        二楼庞弗雷夫人的办公室。

       “韦斯莱小姐,你可以先放下你手中的药剂了。”庞弗雷夫人正忙忙叨叨的游走在几个靠墙摆放的玻璃柜前,她的脚步没有因为说话而稍有停顿,透过玻璃可以看见药剂或紧密或稀疏的摆放在里面。“你的眼睛几乎要把波特先生那边的布帘点着了。”

       “抱歉庞弗雷夫人……”金妮回过神,对庞弗雷夫人歉意的一笑,继续将手中的药剂分别放在几个托盘里。庞弗雷夫人摇摇头,从身前的柜子里又拿出一大瓶药剂放在另一个空托盘上。

“担心波特先生我可以理解,但是不要把你的情绪带到你的工作上,韦斯莱小姐。”庞弗雷夫人干练的声音里有些不悦。毕竟他们正在给其他伤患准备药剂,如果因为不专心而弄错,很可能会出现什么意外,以及浪费掉这些治疗药剂,这个时候每一瓶治疗魔药都异常珍贵。

        金妮也知道自己目前的状态不太好,对庞弗雷夫人道歉后,她放下手里的药剂瓶,走进不远处临时做成的‘单人病房’。那里一开始是个小休息室,里面的家具都被换成了校医院的配置。因为哈利至今没有醒,庞弗雷夫人就将哈利安置在这里,不仅阻止了大多数人的探视,还便于她随时查看哈利的情况。

        浅色的布帘被拉开,金妮站在床边看着哈利的睡脸。轻声说:“哈利,快醒过来吧,你睡得太久了。”

        早已经清醒的哈利可没有被这温柔的声音所打动,反而觉得异常尴尬。虽然已经下定决心,但他从没想过这一天来的这么快。本想醒过来后找个机会和金妮·韦斯莱说清楚,即使答案会伤害一个小女孩的心以及被好友暴打一顿。

        他刚刚对骷髅人说过,他不会去强行接触‘哈利’生活中不属于他的,他会控制自己的行为,而不是强迫面对。

        现在哈利不想想那个自称怪物的骷髅人,他更希望上帝能让韦斯莱小姐赶紧离开,他讨厌在无法行动的时候被迫接受一切,包括死亡(这才是他厌恶的源头)。

        上帝似乎并没有听见哈利的祈祷,也许他更应该祈求梅林。

        一只温暖有些微湿的手在哈利的脸上轻轻抚摸,温柔的动作带着浓浓的思念。已经僵硬的像块石头的哈利在眼皮下滚动眼珠,他使劲忍住自己想要抽动的面部。过了一会儿,温度从他脸上撤离,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对方下一个动作更是让哈利差点跳起来。因为金妮握住了他的手,如果对方是赫敏,也许他不会那么在意。可金妮这种恋人似得黏腻碰触,显然不是他喜欢的。

        “啊!”金妮的痛呼声立刻引起了庞弗雷夫人的注意,哈利也从自己乱七八糟的情绪中跳出来,一头雾水的听着旁边的交谈声。

        “韦斯莱小姐?”庞弗雷夫人放下手中放满各种药剂的托盘,快步走过来。“是波特先生出了什么问题吗?”

        “不,庞弗雷夫人,是我的手不小心被扎了一下。”金妮不太好意思的说,刚才她握上哈利的手时,突然感觉掌心一阵灼热的刺痛。她将紧握的手掌摊开,上面没有任何被扎过或灼烧的痕迹。她疑惑的摸了摸刚刚刺痛的位置,难道是错觉?

        向来谨慎的庞弗雷夫人还是特意检查了一遍,确认金妮没事后,才嘱咐她小心些,又快步回到了放着各种药剂的长桌前进行她的工作。

        金妮正要坐在哈利的床边,忽然,她站直身体,双眼麻木无神的穿过布帘,没有和庞弗雷夫人告别,直接离开了办公室。专心在玻璃柜前挑选药剂的庞弗雷夫人没有注意到金妮的举动,听到开门声后,只看到金妮因转身而飘起的红色发梢,她认为金妮大概有事先离开了也没有细想。

……

       “哦!该去给麦克米兰先生换药了。”过了一会儿,庞弗雷夫人惊呼一声,急匆匆的端起贴着厄尼·麦克米兰名字的托盘离开办公室。

        哈利没有睁开眼,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从他昏沉的大脑、身体的酸软程度和饥肠辘辘的肚子来看,时间相当不短。他费力的将手背放在眼睛上,放松的吐出一口气。他现在不想思考太多,只想这么安静的待一会。

一枚他看不见的粗大金戒指套在他的手指上,象征着平衡、力量的菱形黑色宝石几乎要贴上他的眉骨。

        细微的红光仿若电流刺入皮肤,一闪而逝。它顺着大脑的神经元,四处探索着他需要的信息。大脑的中心缝隙深处,充满黑暗气息的黑色球体被无形的固定在那里,它的表面覆盖了一层散发着淡光的薄膜,尖锐的红光试探性的戳了一下那层光膜——

      



评论(4)
热度(16)

© W.Etern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