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伏哈本命。文笔渣,偶尔渣个视频。

【HP/VH】Look into my eyes(2)

      第二章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见证这个出名已久的‘大名鼎鼎的男孩’的死亡。刺眼的绿光自老魔杖的杖尖喷射而出,在黑暗中划出一道曲折的N形直击男孩胸口。

      绿光照亮了比之色泽还要漂亮的绿眸。哈利第一次发现,死亡离他如此近,他的脑袋一片空白。失去意识前,他模模糊糊的想。死亡其实也没那么疼,因为它很快,比进入梦乡还要快。

     在哈利倒下的同时,伏地魔也毫无预警的昏倒在地,大多数食死徒们各怀心思都不敢上前,而是围在那里远远地观察黑魔王的状况,只有几个食死徒和贝拉特里克斯惊慌的凑到伏地魔的身旁。

      此时正站在自己意识空间的伏地魔扫视着周围,仿佛正在巡视自己领土的国王,他苍白细长的手指上没有魔杖。这里弥漫着浓重的黑雾和极致的阴冷,不安和躁动隐藏在黑雾之中。

      一团颜色稍浅的黑雾冲出来袭击伏地魔,早就有所察觉的黑魔王将聚集在手中的魔力扔向它。仿佛有意识地,它躲过迎面袭来的魔力,在黑雾中划出一道浅弧。随即更多更强大的魔力带着毁灭性的攻击脱离那苍白的双手。

     一条条由黑雾凝成的锁链也极具冲击性的追击着它。多方夹击下,它变得不再灵活,而是开始横冲直撞,不顾一切的飞向伏地魔。就算与伏地魔的力量互相撞击,也没有毁灭它或者改变它的轨迹。

   伏地魔不可置信的看着这未知力量融入的他身体,在深切感受到这魔力的同时,他脸色难看的注视着胸口,刚才被撞击的部位,此时由灵魂深处传来的疼痛比分裂灵魂时还要强烈。

      这是他的魔力,又不像是他的。疼痛没有淹没伏地魔的理智,反而让他更加迫切的在脑中搜寻答案。那魔力虽然很少,但它拥有非常完整的灵魂力量,这是他现在永远都做不到的。被这独为一体的同源魔力反噬灵魂,让他痛苦不已,它甚至还在不停消磨着他虚弱的灵魂。

      灵魂反噬,这才是伏地魔最不解的。除了分裂灵魂,他没有将任何魔法与灵魂进行捆绑,又怎么会遭到反噬,还是在他杀死波特之后?一定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伏地魔更加虚弱了,他心底不禁泛起恐惧和愤怒,如果再不解决掉它,他很有可能就会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自己手里!

      伏地魔飞快的搜索着有关灵魂反噬的处理方法。

      断断续续的拗口魔文从他嘴里吐出,沙哑难听的声音极其微弱,如死前低语般带着行将就木的颤抖。渐渐的,伏地魔再也发不出声音,没有嘴唇的嘴微张。他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充满黑雾的世界,原本闪着红光的双眼逐渐失去其原有的光泽。

……

      微亮的天空映入那双红眸中,为其染上一抹森然的冷意。他本就惨白的脸因为灵魂遭受重创更加没有生气,粗糙的皮肤上还有微不可见的汗水,看上去就让人觉得他很虚弱。

      众人见昏倒在地的黑魔王即将苏醒,之前在伏地魔身旁的食死徒们匆匆从他身边逃开,只有贝拉还蹲跪在那里。

      “主人”

      “没问题。”伏地魔踉跄起身,拒绝了贝拉主动上前的搀扶,他抬起手打量着自己。看上去很虚弱的身体,只有他知道此时在他体内流转的强大魔力。伏地魔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他战胜了它,然后带着更强大的力量回来了,灵魂也不复之前的虚弱。

      扫了眼那些在他醒过来后露出一副紧张表情的食死徒们,心中嗤笑一声。他现在更关心救世主有没有死亡,甚至有点希望对方还活着,他很好奇那力量波特是怎么得到的。

      哈利的身体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伏地魔指示纳西莎·马尔福,让她去看看哈利·波特是不是真的死了。纳西莎故作镇定的走过去,她蹲下身,用泛红的手摸摸哈利的胸口。

      手掌下本该跳动的年轻心脏像众人所想那样停止了跳动。她眼睛瞪得很大,有些颤抖的将手又放在哈利的鼻子下,没有呼吸。

      哈利·波特真的死了。

      德拉科呢?是不是还在霍格沃茨,有没有活下来……一想到她的德拉科在霍格沃茨生死不明,她就无法停止心中的无数猜想与痛苦。不,她的德拉科一定还活着,她要去霍格沃茨!

      勉强整理好情绪,纳西莎面无表情的看着黑魔王和食死徒们,她大声的说。

      “他死了。”

      食死徒们开始大声的欢呼、跺脚,一道道银光和红光射入空中欢庆胜利。

      锐利的目光在纳西莎身上停顿了一秒,伏地魔举起魔杖,纳西莎快步的走开,回到卢修斯身边。红色闪光接连而至落在哈利身上,男孩毫无生气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被摔在冰冷的土地上。

      伏地魔没有发现心中那微不足道的失落感,他笑的嚣张,大声说“看见了吗,哈利·波特死了,没有人能打败伟大的伏地魔大人。”随后空地上响彻着讥诮声和狂笑声。

      “你。”他指指海格,“抱着他,在你怀里比较显眼、好看,是不是?让那些人看看,他们的救世主在逃跑的时候被杀死,他们眼里的英雄死后又变成了什么样子。”又是一阵哄笑。

      海格被几个食死徒带过去,在哈利出现的时候他就被食死徒施了‘锁舌封喉’,无法说话的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哈利就这么死在他眼前。即使他现在可以说话也发不出一个音节。高大的半巨人抱起地上毫无生气的男孩,双臂剧烈的颤抖着,大滴的泪水砸在哈利沾了泥土的脸上、身上,他无声的呼唤着哈利的名字。

      “现在,我们要到城堡去,朋友们。”

……

       意识回笼。

       哈利想到他的父母、小天狼星、德拉科……就连总给他找茬的斯内普都想到了。如果他们知道自己死了不知道会成怎么样子。不,他们不会知道自己死了,至少最近不会,只会认为他失踪了。想着他们伤心痛苦的脸(斯内普除外),哈利难过的同时也不禁有些怨恨在这莫名其妙发生的一切。

      人死后也会有感觉吗?他突然想到。

      冷硬却不会让他感觉到难受的地板紧紧的贴着他的后脑、背部和四肢。触感已经逐渐回归的哈利小心翼翼的睁开眼,刺眼的白光使他不禁眯起眼打量四周。眼前已经不是再是那个有着一个自说自话的疯子和一群怪人的树林,而是一个纯白的世界。

      “我这是到了天堂吗?”适应了这里的光线后,哈利不可思议的坐起来,刚刚发出的声音在这空旷的地方回荡,他摸了摸自己的嗓子,他可以说话了!

      滑腻的触感以及身体空荡荡的感觉让哈利发现自己正浑身赤裸的坐在地上,高温从白皙的脖子一路升至头顶。他捂着眼睛,比起追究他为什么没有穿衣服,他现在更希望能赶紧穿上一件衣服。绿色的眼睛透过指缝看了一下周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后,哈利瞬间松了口气。

      他放下手,一条看上去就非常暖和的毯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脚边,哈利动作极快的拿起来披在身上将自己包裹住。这真是太好了,他刚才还在想,比起之前穿的衬衫他更希望来个暖烘烘的羊绒毯(实际上他在禁林里都快冻成冰雕了)。

      哈利站起身,裹着毯子光脚走在这个没有方向、没有尽头的空间。他讨厌那种一动不动的无力感,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他还是觉得难以置信。

       他真的死了吗?

     “你认为你死了吗?”一个有些奇怪的声音在哈利身后响起,分不清是男是女,音调听上去很模糊,但每个单词又都非常清晰。

      哈利猛地回头,看到身后的黑影时,他手一抖,身上的毯子差点滑下来。

      他看见了什么,一具穿着黑色斗篷、会行走的骷髅!

      “你好,哈利·波特。”

      “刚才是你在说话?”对于经常接触人体骨骼的哈利来说,惊吓也就是一瞬间的事,他更好奇这个骷髅是从哪里发出声音的“你知道我?”

      “当然,我很高兴看到你见到我还能这么……镇定。”他说话时嘴部没有动,空洞的眼眶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哈利还算平静的面容和他身上的毯子。“我就是把你带到这个世界来的‘人’。”

      “什么?!”

      没有理会哈利的震惊,他的手骨互揣在宽大的黑袖袍中,空洞的眼眶环视了一下周围。“我没想到你的脑子里连一把椅子都装不下。”

      “你说这里是我脑中的世界,可我不是已经死了吗?”哈利疑惑的问,对于什么椅子问题他则选择性的忽视了,他只捕捉他认为重要的信息。

      “是,不过你还没有死。”骷髅人忽然伸出一只指节分明的手骨,阴森的白骨指尖随意在空中划出一道黑气,黑气分别向上下延伸,最终变成一张宽大的巨幕,上面是黑蒙蒙的一片,而哈利似乎看不到。

      “你是被选中的,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他说。

      哈利似乎是听明白了他的话,愤怒道“是你把我带到那个破树林的?”导致他被一个自说自话的疯子‘杀死’,然后被困在这里!

      “安静点,”哈利再次恢复了之前的有口无声,他愤恨的瞪着这个骷髅人。“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这是世界的选择,你可以认为我是你的接引人。”骷髅人的语气相当无辜。

      “直截了当的说,你现在只有两个选项:一,死亡;二,留在‘这里’。选择‘一’,你就会‘即刻’死亡;选择‘二’,我会将你送‘回去’,你则需要遵守规则在这个世界活下去。现在,告诉我你的选择,哈利。”

      “我……”哈利又能说话了,可他的怒火早在对方说完‘选择题’后就熄灭了。他多想无知的反驳、抗议,可他知道骷髅人没有开玩笑。他已经在这里,如果放弃第二个选项,等待他的就只剩下死亡,他再也没有可能见到他的亲人、朋友。

     哈利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有些艰难的说“怎样我才能回去。”

     “那不由我来决定,这都在于你的选择。”在哈利开口前他继续说“人生一直都在选择,很多时候这都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别紧张,我会送你一个小礼物,让你不至于在这个世界过的漏洞百出。如果那样可就是我的失误了,毕竟规则比较苛刻,这也不是游戏。”指骨尖停在哈利的额前,他模糊不清的语调突然变得危险起来“还有,不要试图向一些人解释你的一切,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包括我。”

      指骨尖贴上哈利的额头,有些粘稠感的银丝散发着淡光,纷纷渗入哈利的大脑。另哈利意外的是,看上去可怖的指骨没有想象中的森冷,反而带着如春的温暖。

      最开始在心中的疑惑一点点被解开。在这一刻,哈利前所未有的清醒,也无比迷茫。

     “规则是……”


——————TBC——————

下章可以放正牌V了_(:з」∠)_



评论(3)
热度(28)

© W.Eterna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