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伏哈本命。文笔渣,偶尔渣个视频。

【HP/VH】Look into my eyes (1)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放在这里比较好改,这文就是用来练文笔的QAQ如果辣眼睛还请见谅。

这个梗是AU哈利来到原著(禁林那段过来的),但是cp不是原著老伏(正牌老伏攻比较神秘恩……),原著老伏是原著哈的。

就剧透这么多啦~\(≧▽≦)/~

VH不逆不拆,OOC属于我。

PS.特意标一下。

本文【AU】伏地魔 X 【AU】哈利

这篇文并不是一个完整的故事,有些坑会在另一个故事中填完。

——————————

第一章

 

    清脆吵闹的闹钟声打破了卧室的寂静,一只细白的手从的米色的毯子中伸出,准确无误的摸到枕头旁让他烦不胜烦的闹钟然后熟练的关掉,卧室内再次恢复安静。

    这是一间简洁又不失温馨的卧室。简单舒适的双人床摆放在稍微靠窗的位置,宽大的窗户被厚厚的暗金色窗帘遮住,没有透进一丝光亮。窗边卡其色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用黑色相框裱起来的画像。

    画像上的人是一名黑发绿眼的男孩。他的左手放在桌子上,托着微微抬起的脸颊,右手拿着一支笔。一头凌乱的黑发卷翘着,长长地睫毛下,一双比绿宝石还要漂亮的双眼望着前方,微微翘起的嘴角让看见的人也忍不住跟着他微笑。

    大概五分钟后,床上的人突然掀开毯子。他闭着眼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揉了揉眼睛动作有些迟钝地坐起来,半睁着眼睛在那里发呆。又过了一会儿,他顶着一头凌乱的黑发,利索的跳下床走进洗手间。

    一切准备完毕后,哈利开始收拾要带的东西。看到桌上随意摆放的一本老旧的日记本,他犹豫了几秒钟,还是装进了背包里。今天他要去德拉科家,正好将这个古怪的日记本还回去,尽管前不久德拉科表示他的爸爸否认他家有这么一件东西。

    哈利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一条深蓝色的牛仔裤走下楼,将手中的背包扔在沙发上就坐在餐桌前,迅速解决他的早餐。

    穿着围裙的莉莉·波特正好端着一盘早餐走来,疑惑的问“哈利,今天你不是休假吗?”

    “我和德拉科约好了去他家。”哈利将煎蛋一口塞进嘴里简洁的说,似乎吃的太急有些难受,他拿起手边的牛奶皱着眉喝了一口,这使他脸色更差了。

    “需要我送你吗?”莉莉在哈利对面坐下,看着自家儿子这幅样子心里暗笑。

    哈利拒绝了莉莉的提议,去德拉科家有百分之七十的几率看到那个老……(哈利看了莉莉一眼)斯内普教授,天知道如果他们见面会有什么后果。比如说在学校被斯内普盯得紧紧的生怕扣不到他一分;或者他去小天狼星家住几天,躲着他爸爸走什么的。

 …… 

    本以为看见的会是熟悉的草坪熟悉的街道,可那些都变成了现在这一片黑漆漆的树林。

    哈利震惊过后迅速回头,发现身后的门已经消失了,他的手还保持着拉着门把手的姿势。他控制不住的张大嘴,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手臂闪过一阵酸麻后只剩余痛,哈利忍不住‘嘶’了一声,红彤彤的手印在他的手臂上很是显眼。

    看来不是做梦。

    他冷静的拿出手机,手机屏幕散发出微弱的蓝光,在黑暗中却异常显眼。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哈利映着荧屏淡光的脸上渐渐露出些许焦躁的表情,还时不时抬头看看周围。

    最终哈利放弃了用手机寻找出路,他的手机在这里完全没有任何用。没有信号电话打不通、短信发送失败;GPS也无法搜索到他现在的位置,或者说根本就没法用;手机上的时间简直就是摆设,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上午七点四十三!

    哈利急躁的在原地踱步,一阵冷风吹过,他打了个哆嗦。之前一直没发现,他的穿着明显和现在的气温不太符合。搓着自己的双臂,哈利想,如果出不去至少得让他找个能度过今晚的地方。哈利将手机翻过来,借着上面的光小心翼翼的在森林里穿梭。

……

    脸色异常惨白的男人闭眼静静的站在禁林中,身上的黑色袍子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他如蜘蛛般细长苍白的双手拿着魔杖优雅的交握在一起,像是一座屹立不倒的雕像。

    男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身后是一片乌压压的人,他们都穿着黑色袍子。在他们中尤为突兀的是被绑住的一个大块头,他眼睛睁的大大的,杂乱的头发和胡须遮住了大部分脸,看不清他的表情。这些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没人敢发出声音,只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那里挥着魔杖迈着小步动来动去。

    “主人,没有他的影子。”刚从外面回来的食死徒站在离伏地魔不远不近的地方轻声说。

    “这可真是让人失望。”伏地魔没有动,只有那张没有嘴唇的嘴小幅度的开合着。“也许需要再给我们的小朋友一点时间?”没有人回答他的话,周围变得更加安静了。贝拉向前迈出两步,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被突然出现的声音打断恼。

    “主人,他来了!哈利·波特来了!”另一名食死徒跑过来大声的说,他也是负责在禁林监视的人之一。

    这次伏地魔动了,他侧过身望向那名食死徒身后的树林,猩红的眼睛闪烁着愉悦和讥讽。尤其是在看到救世主的身影后,绷成直线的嘴翘起一边,他心中对即将成功的喜悦再也不加掩饰。杀死他,杀死这个男孩就再也没有人能阻止他。

    哈利本以为在这片诡异的森林中不会有人,没想到竟然看见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他庆幸自己的好眼力。正满心欢喜的想要过去问路,谁知道那人震惊的看了他一眼后就慌张的跑了。

    哈利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好不容易发现的人就这么离开。“这位先生,等等!”他立刻追上去。

    好不容易追上那个人的哈利气喘吁吁的站在空地前,上百双眼睛在他出现那一刻都紧紧地盯着他。让人不舒服的视线全都投射在他身上,哈利下意识后退一步。他没想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原本欣喜的心情因为那些人饱含的恶意的眼神沉寂了下来。

    刚才因跑步而褪去的冷意再次袭来,冷冽刺骨。一个异常显眼的高瘦身影慢慢的走过来,这个男人的脸色比石膏像还要苍白,鼻子的位置有两道细缝,就像蛇一样。哈利恐惧的看着逐渐靠近他的人,一股让他很不舒服的气息冲着他席卷而来。如果不是这一切太真实,他几乎以为自己误入了哪个剧组的拍摄场地。

    “哈利·波特,大难不死的男孩来送死了。”他有些沙哑的嗓音放得很轻还带着些许嘶嘶声。在黑暗中红得发亮的眼睛紧盯着哈利,眼里有着高傲、不屑、愉悦和浓浓的杀意。他周身的气势让哈利倍感压抑,他甚至说不出一句话,只能这么愣愣的看着这个可怖的男人。

    “看来你是做足了‘送死’的准备,连魔杖都没有拿。”伏地魔用杖尖挑了一下哈利额前的刘海,光洁的额头上露出了一道闪电形的伤疤。随后收回魔杖将杖身放在另一只手上,他打量着哈利的穿着,嗤笑道“瞅瞅我们的救世主,死前还要表示一下自己的麻瓜立场吗?”那群人立刻发出嘈杂的哄笑声。

    哈利绿色的眼睛蒙上一层阴影,心底的疑惑、恐惧和无助感被无限放大。这些人似乎把他当成另一个人了,他想解释但还是发不出一点声音。哈利的手指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直觉告诉他赶快逃离这里,可他的脚像是被埋在土里,无法迈出一步。

    “你不是很勇敢吗,恩?邓布利多的黄金男孩。”老魔杖戳上哈利的脖子,看着那双一直拥有让他碍眼不已的光明的绿色眼睛在此刻蒙上一层恐惧的阴影,伏地魔脸上闪过一丝快意的狰狞,随着他手上用力,魔杖尖陷得更深了。“一次又一次从黑魔王手中逃脱的救世主,这是怎么了,竟然害怕的连话都不敢说了?”

    邓布利多是谁?有些跟不上伏地魔的节奏的哈利迟钝的想着,他依旧无法动弹、一个字都说不出口。被魔杖戳着的地方很疼、还有些痒。他现在只想挪开那根木棍,揉揉他的脖子然后痛快的清清嗓子,可这也只是想想罢了。

    伏地魔对哈利·波特能不能说话可不在意,他只要说完他想说的就够了。“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一次你可没有办法从我手中逃走。”魔杖从哈利脖子上移开。

    “没有魔杖,没有一堆碍事的人,你到好运气已经到头了,”他不紧不慢的走回之前的位置站定,“哈利·波特。”随即转过身对着哈利举起魔杖——

    “阿瓦达索命!”


————————



评论(11)
热度(29)

© W.Eternal | Powered by LOFTER